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柯 > 我们的女儿,不需要王子拯救

我们的女儿,不需要王子拯救

 
 
 
带着女儿去看《海洋奇缘》,一部标准的合家欢动画片。最中规中矩的大片套路:主角是孤胆英雄,为了目标披荆斩棘、历经磨难,终于抵达梦想的彼岸。特效必须炸裂,音乐必须震撼,主角必须美貌,配角必须搞笑,主题必须明亮。各种元素配齐,轻轻松松七十五分到手。
 
但这道一百年不变的美式菜肴,这次略微有点不同,为了这点不同,我不吝给他多加五分。那就是,莫阿娜是迪尼斯历史上第一个没有王子的公主。看来迪斯尼和旧的“公主”概念划清界线、树立新女性形象的决心不可谓不大。
 
很多声音批评《海洋奇缘》太女性主义。女性主义并没有什么不好,中国女性的自我意识,不是太强,而是太弱。包括很多知识女性在内,都没有构建起自己的精神世界,实现人格独立。在莫阿娜的航海路上,始终守护她的,不是毛伊,而是大海。大海正象征着莫阿娜内心的信念和追求。正是有这样强大的精神世界,莫阿娜才成长为无畏的征服者。
 
 
写到这里,一票男人忍不住跳将起来:“你们女人地位还低吗,工资都交给你们,家里的大小事你们说了算!”这样的言论,我们听得实在太多。可这是在偷换概念,管钱不等于地位高,地位高不等于人格独立。这根本就是不相干的三件事。
 
知名网站女记者因情自杀的新闻,以及之后200多名媒体人的联名信件、宇宙网红对渣男的声讨,让女记者之死掀起的舆论风暴久久不能平息。
 
因爱人变心而自杀的女子,女记者远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古有霍小玉、杜十娘,近点的,十年前,天涯BBS上有曾轰动一时的“姜岩自杀事件”。
 
姜岩大学毕业,却爱上一个初中学历、小自己4岁的男子。姜岩承担两人生活的全部开支,节衣缩食供丈夫念艺术设计。姜岩中午带饭,把钱省下来让丈夫请同事下馆子。姜岩舍不得买新衣服,却在丈夫生日时送上昂贵的礼物。这些情节读来是不是很熟悉?——母亲节衣缩食,含辛茹苦,供儿子念书,望子成龙,这样的故事太多了。但母子之间的桥段移植到夫妻之间,角色错位,结局只能是悲剧。
 
姜岩的付出并没有得到认可,丈夫和公婆对她愈来愈厌恶嫌弃。后来丈夫和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公然同居,并且得到公婆的庇护。姜岩万念俱灰,先后三次自杀,前两次均被救回,第三次,她选择从24楼一跃而下,粉身碎骨,无可挽回。
 
姜岩事件令我头一次认识到“人肉”的力量。围观群众在24小时之内,查到了姜岩丈夫、公婆、小三的身份证件、工作单位、手机号码、住宅地址并公之于众,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在伸张正义,大快人心。
 
十年以后回头再看,我已没有了当初的热血,只感到深重的悲哀。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,里面每一个人都被毁掉了人生。而悲剧的始作俑者,正是姜岩和她的丈夫。
 
中国很多夫妻相处的方式,或如父女,或如母子,唯独不像夫妻。女性要么把自己置于全身心服从和依赖的位置之上,连买把梳子,都需要丈夫替自己做决定——别笑,这是真人真事。如果你看到女记者在写给爱人的信中说:“不要留下不懂事的宝宝一个人,宝宝不懂事会被别人欺负的。”你会恍然觉得这是一个五岁的女孩在对父亲撒娇。
 
另一种女性则把男人当儿子养,隐忍奉献、百般牺牲,只求丈夫一朝闻达。丈夫成功了,就等于自己成功了。姜岩是最典型的诠释。中国的妻子,大多有母性而无妻性。
 
女记者和姜岩都受过高等教育,且都从事着一份体面的知识分子工作,在两性关系中,依然找不到自己正确的位置。以丈夫为天,让自己低到尘埃里,以为这便是爱情。如果两人都习惯这种相处模式,大部分时候是可以形成自己的小生态的,只要保持平衡,一辈子相安无事也有可能。可这种平衡一旦被外力摧毁,比如一方变心,第三者上位,以夫为天的女人就很容易面临精神世界的全面崩塌。
 
她们死了,世人忙着声讨渣男,大骂男人是白眼狼,忘恩负义。诚然,他们是。但夫妻之间,如果到了最后只讲恩义和道德,又是何其可悲?女人的名字,为什么必须是弱者?
 
 
我曾和一位相熟的美女编辑讨论起女记者之死。我表示对女记者的不欣赏、不同情。美女编辑显然比我更加悲悯。她说:“我也惊讶于这姑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精神世界,但我还是要同情她。就像抑郁症患者一样,她们处在溺水般的绝望之中,无法自救。”
 
这段话惊醒了我,促使我写下此文。我是一个女孩的母亲,和其他母亲一般,对女儿全面培养,极尽呵护。如果自己捧在手心的明珠,长大后却在感情和婚姻中溺水绝望,我们如何原谅自己?我们送女儿学英语、学画画,可有对她们进行情感教育?可有教她们人格独立?
 
我们这一代人,从来没有接受过情感教育。青春期时,父母畏早恋如蛇蝎,对我们严防死守。到了适婚年龄,父母又像热锅上的蚂蚁,恨不能明天就带个人回来结婚。至于我们是不是会和异性相处,是不是有能力经营婚姻,那是完全不需要考虑的。我们的感情就像水龙头,说关就要关,说开就要开。找对象就像撞大运,撞不上大运,活该变成剩男剩女。
 
我还算幸运,有一个好父亲。
 
高中时,班上有个男生总在放学后跟踪我,一次,两次,最后一次他把情书从我家门缝中塞进来。被发现后,我母亲的情绪就像火山濒临喷发一样,看我的眼神能活撕了我。我惊惧又难堪,躲在房间哭泣。向晚,父亲推门进来说,人的一生很长,你不知道将来会遇见谁,会和谁共度一生。但只有足够优秀,才能找到匹配你的另一个优秀的人。在你没有达到优秀之前,不必理会这些纷纷扰扰。这么多年了,我还记得这几句话,小小的心里那时就种下一个种子:自己必须优秀起来。
 
那时,父亲鄙视一切通俗文学,于他,琼瑶、金庸就是地摊文学的代名词。但有一天,他递给我一本书说,你要像这个女孩子一样,多么骄傲,多么独立。这是亦舒的小说《我的前半生》,讲述一个家庭妇女,一天早上突然接到离婚通知,于剧痛中,找到失落的自我。后来得知,这本书是他从我姐姐手里收缴的。从那天起,“多么骄傲,多么独立”八个字就变成了我的人生追求。
 
现在想想,多亏了这为数不多的来自父亲的教诲,让我成长为一个理智而独立的人,从未在感情中迷失方向。
 
上大学时,漂亮的法文老师推崇刘墉。那年刘墉声名鹊起,到处巡回演讲,兜售他关于两性关系的论点。他说,世间一切问题的根源,都在于两性关系的不平衡。如果两性关系和谐了,就不会这么多的戾气、不平、犯罪。当时年轻,只觉他低级无聊加庸俗。现在倒觉得颇有道理,和谐的家庭必然能养出身心健康、自信独立的孩子,这样的两个孩子结合,就能营造更加幸福的家庭。正向循环,生生不息,可不就提高了国民素质,消除了各种犯罪。为人父母者,必须肩负起对孩子进行两性教育的责任。
 
这种教育,在我看来也很简单。如果一个女孩,能把舒婷的《致橡树》化作自己的爱情哲学,那么大抵不需要为她操心了。
 

来吧,我们的女儿,拿起你的小木桨,拉起你的小船帆,朝着你的大海,出发吧。这一次,我们的莫阿娜,不需要王子拯救。

附:致橡树 

 
我如果爱你——
 
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
 
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,
 
我如果爱你——
 
绝不学痴情的鸟儿,
 
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;
 
也不止像泉源,
 
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;
 
也不止像险峰,
 
增加你的高度,衬托你的威仪。
 
甚至日光。
 
甚至春雨。
 
不,这些都还不够!
 
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
 
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 
根,紧握在地下;
 
叶,相触在云里。
 
每一阵风过,
 
我们都互相致意,
 
但没有人,
 
听懂我们的言语。
 
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
 
像刀、像剑,也像戟;
 
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
 
像沉重的叹息,
 
又像英勇的火炬。
 
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
 
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
 
仿佛永远分离,
 
却又终身相依。
 
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
 
坚贞就在这里:
 
爱——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
 
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脚下的土地。
 
 
更多文章,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“杨柯灯下拾粹”。
 
 
博主简介:杨柯,生于华中,居于魔都。职业市场公关人,业余码字爱好者。不通诗词歌赋,不擅旁征博引,只会用无距离的文字,记录无波澜的人生。
 
 
推荐 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