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柯 > 我们都是尘世的孤岛,感谢生命让你我相遇

我们都是尘世的孤岛,感谢生命让你我相遇

 
亲爱的阿博,听说你凭着自己的文案为公司赢了两个重要的客户,我比听到自己成功还要高兴。我太知道,你一路坚持到现在多么不容易。一个有着多年4A经验的高级客户总监,还做过广告公司的创业合伙人,抛却一切,从头开始做个普通文案,需要多大的决心和魄力。
 
在我们这个年纪,大多数人忙着收割人生果实。有了房子有了车,有了家庭有了娃,捱来十多年的工作经验,在公司大小是个头,正好可以躺在功劳簿上休息休息。从头奋斗一次,想都不敢想。可是你敢。你敢放下一切虚名,愿意拿着从前一半的工资,承担着从前几倍的工作量,去走一条明知坎坷难行的路。你说,你就喜欢和自己死磕。
 
我说,我也是啊。前几天我出门拜访媒体,那位媒体精英听说了我的年资后,当即改口叫我“前辈”,令我不胜惶恐。他问我:“你离开媒体之日,正是纸媒如日中天之时,你为什么要走,难道预见到了纸媒的衰落?”我怎么可能预见未来,唯一的理由,只是因为好奇。
 
我从纸媒出走,跳到外企做市场公关;多年后,又从优渥的外企离开,一头扎进互联网。每一次选择,都让身边的人跌破眼镜。其实没什么难理解,我只是因为好奇。
 
我们这种人,哪怕到了八十岁,对待生活依然像个孩子: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;永远好奇,永远心怀梦想。我们就好像是人生的旅者,生命中的好与坏,成功与失败,都是用来丰富旅途的体验。我们必须不断变幻生活场景,不停切换人生跑道,才能收获新奇和满足。所以我们天生就要从事创意工作,你做了广告,而我做了marketing。在这条路上,可能会遭遇失败,可能会付出代价,但自己选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;自己挖的坑,哭着也要填平。这就是和自己死磕。
 
就像你,经过一年挣扎,最终寻找到了文案的真谛,当你和我说,“原来文案的本质,就是发现产品背后不为人知的小秘密”,“原来最好的文案,就是要让老太太和小孩子都听得懂”,你双眼中闪动的光芒,璀璨夺目,令人不能逼视。为了这一刻的绽放,你经历了一年的磨折。你值得。
 
 
你说,深夜两点下班,在寒风中打了半个多小时的车还没有打到。那一刻,你心中满是委屈,眼圈不由红了。这才发现,原来自己做不到24小时都扮演女汉子。原来自己心中,始终有一块那么柔软的地方。
 
我说,我也是啊。我曾为了给活动踩点,在零度的八级寒风中伫立整整一小时也打不到车。无数委屈袭上心头,我不顾形象地蹲在马路牙子上抹眼泪。这时一辆车无声无息地停在我面前,司机问我走不走——别误会,这世界没有童话,更没有骑士,车是我用滴滴叫的,只是在路上跋涉了半个多小时。你看,可能过程会有一些曲折,但该是你的,终究会来,真的不用绷得那么紧。
 
年轻的时候,我争强好胜,永远憋着一口气,生怕在人前示了弱。对别人要求高,对自己要求更高,给身边所有人都带来很大压力。而成熟的表现之一,就是懂得放过自己,允许自己和内心的软弱握手言和。想哭也就哭了,这并没有什么难堪,也许柔软一点,反而更接近真实。
 
 
你说,你的女儿问你,“到底是我重要,还是工作重要?”你无言以对。
 
我说,我也是啊。每一个职场妈妈都经历过这道必考题:孩子重要,还是工作重要。我们都有一个天资聪慧、细腻敏感的女儿,我们的女儿对母爱的渴望,远比一般孩子更多。但我们都是追求自我的人,孩子是我们的优先级,但不是全部。事业、兴趣爱好、生活情趣,都令我们无法割舍。我们都曾在做职业女性和好妈妈之间左右为难。
 
为了找到自己的角色,我走了很长一段弯路。我曾产后抑郁一年多,反复问自己,我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?答案是否。我能找到无数证据证明自己的不称职:两个月就断了奶,三个月就上了班,不停地加班出差,不会做饭不会洗衣不会照顾孩子……每一项,都在亏欠女儿的记录簿上划下重重一笔。这本簿子越来越厚,最终几乎击溃了我。我想努力做到世俗标准的好母亲,一切以孩子为先,但我真的做不到、做不好。我不快乐,而她的性格也开始变得胆小、缺乏安全感。
 
直到孩子大了,我才最终缴械投降,我承认,自己做不来传统意义的好妈妈,那么我就不去做。我去做她的好朋友,像个同龄的孩子一样,陪伴她成长。也就是从那天起,我和女儿的感情才走上了正向的道路。
 
阿博,我很羡慕你,你把“孩子的好朋友”这个角色诠释得很好。我看着你和她一起弹吉他,一起唱歌,一起跳爵士;你给她写漂亮的贺卡,她给你画美好的图画;你和她在微信上像朋友一样聊天,互相调侃。如果我能早些认识你,也许我能早些找到正确的路。
 
 
你说,你热爱文字,热爱文字带给你的感动和满足,所以你宁愿放弃一切,也要从头开始做个文案。
 
我说,我也是啊。不久前的一个夜晚,正当我焦虑低落时,突然收到私信,是久未联系的老同事。他说在朋友圈看到我的文章,大为惊讶,感觉从未真正认识过我。他称赞我,主动把我的文章转到他所有的同学群中,热情地号召他的朋友关注我的公众号。他不会知道,他的鼓励,带给我多么强烈的幸福感和满足感。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样感觉到,写作才是我疗伤的圣药。每一次写作,都是一次和自己心灵的对话,我从写作中获得精神世界的修复和成长。
 
有一次,我说自己是个内向的人,最好的朋友笑了整整五分钟。对啊,我是个话痨,活得极其透明,怎会内向?其实,内心最深处的情感,我羞于向人敞开。只有在文字里,才敢肆意地去表达,让更多人走近我,了解我。我们都在各自的文字中,寻找到了另一种存在的方式。也许十年后,我会放下一切,安心做个文字工作者,写小说、写剧本、写散文。有人看、有人赞固然极好,即使没有,我从写作本身也获得了快乐和满足,这就是我得到的最高奖赏。
 
我们每个人都是尘世中的孤岛,往往外表愈是繁华,内心愈是寂寞。与性格无关,这是大都市人的通病。幸运的是,你的欣悦,在我这里必有回响,我的苦痛,在你那里必得抚慰。我们有着相似的志趣爱好,也有着共同的人生哲学。最最重要的是,我们在十丈软尘中摸爬滚打许多年,依然留存了一颗纯净的心。这颗心,让我们在汹涌的人潮之中,第一眼就辨认出彼此。
 
感谢上天,创造了一个我,又创造了一个你。感谢生命,让我们在红尘之中相遇。也许半年也不问候,一年也不相见,但当我们相见,不必寒暄,只需相视而笑,轻轻说一句:原来,你也在这里。
 
 
欢迎扫码关注我哦:)
 
博主简介:杨柯,生于华中,居于魔都。职业市场公关人,业余码字爱好者。不通诗词歌赋,不擅旁征博引,只会用无距离的文字,记录无波澜的人生。

推荐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