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柯 > 阿花和她的青春期女儿

阿花和她的青春期女儿

阿花是美容院的按摩技师。二十岁那年,她生下一个女儿,发现和丈夫完全合不来,就离了婚,把女儿交给前夫,自己跑去广东打工,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丈夫。再婚后,两口子一起到上海打拼,她在美容院做按摩,丈夫做快递员。

 

阿花做的不是面部或者身体SPA,那种比较轻松。她做的是经络保健,一个客人就要下死力气按上一两个小时,完全是体力活儿。早上十点上班,一直到晚上七点,生意好的时候,中间没有片刻休息。午饭经常是下午三四点吃,扒拉两口,饭还没完全咽下去,客人就催了。长年低头、弯腰、使力,落下了严重的腰肌劳损。阿花说这是她们的职业病,她以前的一个领班,因为腰病太严重,连路都走不了,在床上躺了大半年,收入来源一下子断了。

 

阿花外向活泼,给客人按摩时叽叽喳喳说不停。说归说,做事还是不含糊的,认认真真下力气,结结实实把钟点做满。有些小姑娘嘴巴甜,会来事,把客人哄得哈哈笑,手上拼命偷懒。其实客人不傻,谁认真、谁偷懒,心里门儿清。一来二去的,客人都喜欢点阿花。

 

阿花当年生的那个女儿,今年已经十四了,在老家读初二。她爹早就娶了后妈,又生了一个弟弟。父亲和后妈都不管她,只有奶奶偶尔管管。从没人过问她的成绩,那成绩也可想而知了。

 

“唉,我女儿前几天在电话里哭了整整两个小时。”阿花一边按,一边唠叨,“她问,妈妈你为什么要把我生出来受苦,我干什么都自己一个人,好孤单。”

 

阿花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幸福,丈夫疼她,工资都给她花,过生日还会买个蛋糕,上面写“亲爱的”。丈夫以前有个老婆,病死了,留下一个儿子,儿子和阿花的女儿一样,留在老家跟着奶奶。夫妻俩约定好,就两个人过小日子,不再生孩子了。

 

“我现在样样好,就是一想到女儿就头疼,”阿花说,女儿的成绩在班上算中等,但第一名也只考七十分,班上全是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,根本没人学习,初一初二就开始谈恋爱。“有的女生居然怀孕了。还有一对小情侣,私奔不知道去了哪里,没人找得到。”

 

阿花说,她女儿早熟,发育得比较好,不和女同学玩,只和男生走得近。又爱打扮,经常自己上淘宝选衣服鞋子,放到购物车里。母女之间几乎从不交流,唯一的对话就是:“妈妈帮我把购物车的东西买一下。”因为对女儿心存愧疚,阿花基本是予取予求,但又担心女儿太招人,弄出什么事来,整天提心吊胆的。

 

“我和她说,难道你要走妈妈的老路,早早就找个男人,生个小宝宝出来?你说妈妈生你是害了你,难道你也想害你的宝宝?难道你想和妈妈一样,没有文化,只能做苦力活,挣得这么少,落下一身病?”

 

阿花说,她很想把女儿接到身边,但一是没时间管,每天要忙生计;二是找不到学校给女儿上。上海的公立学校就别想了,私立学校的学费是天文数字,更不敢想。其余的也没什么选择了。“我想让她暑假来,给她报个培训班,但上海的孩子小学就开始学英语,她初中才开始学,现在的水平说不定还不如上海小学二年级的孩子,怎么补?让她和七八岁的孩子一起补,她自尊心受得了吗?”

 

阿花说,她姐姐也有个儿子,孩子才两三岁,丈夫就病逝了。她姐姐外出打工,让孩子跟着奶奶,只定期寄点钱回来,其余什么都不管。初中毕业,这孩子到长沙一所职校读书,学了一年,老师反映他从来不去上课,天天窝在宿舍打游戏。后来又跟着开理发店的舅舅学剪头发,每天睡到日上三竿,不管店里多忙,从来不帮忙。干了一年多,头发一点都不会剪。他除了找妈妈要钱,从来不和妈妈说话,妈妈也管不了他,母子之间毫无感情。阿花叹气说,你说上海有没有教手艺的学校,我把他接过来,学个手艺也好啊。

 

阿花平时也看新闻,她说上次看到一条新闻,一个十三岁的男孩,从小跟着奶奶长大,因为奶奶不给他钱去网吧,居然把奶奶杀死了。阿花觉得很可怕,“说来说去还是父母自私,没本事,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。孩子有什么错呢,一辈子就这样毁了。要是当初不管多难,我都把女儿带在身边,说不定她的出路不一样。”

 

但也总算有让阿花高兴的事。她说,自从女儿在电话里哭了两个小时,母女之间把很多话说开了之后,两人亲近了很多。她现在每天都会给女儿打一个电话,女儿也会每天发消息问她,“妈妈下班了吗?”“妈妈今天很累吧!”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事情。阿花很欣慰。

欢迎扫码关注我哦:

作者简介:杨柯,生于华中,居于魔都。职业市场公关人,业余码字爱好者。不通诗词歌赋,不擅旁征博引,只会用无距离的文字,记录无波澜的人生。

推荐 2